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国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鲤鱼洲吃鱼  

2010-05-10 19:50:17|  分类: 原创知青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鲤鱼洲吃鱼 - 小人国 - 小人国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我们九团为什么叫鲤鱼洲?这名称和鱼有没有关系?我曾请教过有识之士,一种说法是形状像鱼,还有种说法是明朝时太子庙旁边原来是一个水湾,能提供战船在此躲避风浪。我这里要说的不是考证出处,而是我在鲤鱼洲时吃鱼的认知和体会。

    我作为知青来到鲤鱼洲时第一次吃鱼的感受特别深刻,那时候知青的吃饭用具就是一个大碗,一把勺子或者叉子 ,打好饭,鱼块带着鱼汤浇到饭上,只见碗里的饭变成红红的亮亮的(零星的鱼鳞),切成块的鱼上面鱼鳞都没有刮掉,鱼头里的鱼鳃也没有拉掉,这顿饭我几乎没有吃什么,心想这里的人怎么不会洗鱼的?有点另类。再看看边上其他人怎么吃鱼的,上海人基本上和我一样,都在诧异,当地人几乎个个都吃得津津有味,吃了也没有其他反应,说明吃了没事。据说当地人就是这么吃鱼的。一天我在河边上看人洗鱼,只见他用刀剖开鱼的肚子,拉掉鱼肠子,拎着鱼在水里划两下就起身煎鱼去了,他对我说没有去鳃的习惯,带鱼鳞的鱼好煎不粘锅。以后我也入乡随俗了,因为再讲究的人也难以抵御饥饿。有一年双抢前,17连打了好多鲢鱼,大部分做了咸鱼,为了给大家在双抢农忙时改善生活,因为天气太热,只见食堂工作人员常常在捉蛆,我们也没太在意。那天下午挑稻到天全黑了才收工,食堂里点了盏煤油灯为我们打饭,吃的就是那鱼,我没有顾得上点灯就在黑灯瞎火中吃得很快(因为太饿),吃到一半电来了,我就来到灯下看着吃,怕鱼骨头卡到喉咙,这一看不要紧,把我吓了一跳,鱼块上全是烧瘪了的蛆,余下的饭菜都倒给狗吃了。心想这电来得真不是时候,再晚点来可以让我吃得饱一点,还可以使我吃了不知道,原以为他们会把蛆捉干净了再烧给我们吃的,其实是来不及捉了才匆匆让大家吃了了事的。

    鲤鱼洲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,你到人家家里做客,桌上那盘鱼是不能随便动的,意味着那盘鱼以后还要点缀餐桌,除非主人先动筷子你才能吃,嘴里一个劲的客气,那是假客气,如果你不懂当真吃的话,主人会很难受,很不开心,似乎会给主人家带来不幸。每当过年,每家每户都要准备起码一条鱼来点缀过年的餐桌,再穷的人家也要用木头削一条鱼,像模像样放在锅里煎一煎红烧烧,每餐都端出来,意味着年年有余。

    那么些年过去了,不知道鲤鱼洲的人是否还那样洗鱼?是否对桌上的那条鱼还那样讲究?不会再用木头削鱼过年了吧?鲤鱼洲人吃鱼有点另类,给了我深刻的印象。

新做边框样本+代码4 - 淡淡的薄雾 - 音樂紅茶館 小人国欢迎您!新做边框样本+代码4 - 淡淡的薄雾 - 音樂紅茶館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7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