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国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口渴  

2010-05-21 18:21:14|  分类: 原创知青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口渴 - 小人国 - 小人国博客

        喝水就能解决的问题还用说吗?回答是肯定的,当年我们在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(鲤鱼洲)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艰苦条件下遇到的口渴问题就值得一说。40年前,我们怀着滚一身泥巴,练一颗红心的豪情壮志来到鲤鱼洲,对吃苦是有思想准备的,没有一个知青叫过一声苦,如今回顾那段经历过的日子感慨万千。就连口渴要喝水的问题都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 知青来到鲤鱼洲和贫下中农一起劳动不一起生活,住集体宿舍吃集体食堂,吃饭、喝水都由食堂供应。遇到农忙出工时每个班都会派一个人到食堂装两铅桶茶水,用扁担挑到工地,桶耳上挂一个茶杯,不分男女、老幼、知青还是老农,口渴了都用这个茶杯舀茶喝,没人感到不卫生,也没人因此吃出问题。但在农闲时口渴就只能忍一忍,因为没有茶水供应的。那天农闲,我们食堂的菜太咸,在田里耘禾时渴得难受,工作地点离河很远,近的话就到河边用双手捧点河水也能解渴,一圈工作下来感到难以忍受,我就来到田边的水沟里看看有没有水,看到长满杂草的沟里浅浅的有一点水,顾不上那么多了,两脚跨在沟边,弯下身子用双手捧起就喝,解了渴再看那沟里的水,由于很久没有流动,水上漂着一层亮亮的、杂草腐烂产生的浮油,水里游动着蚊子的幼虫。几十年过去了,还好没有染上那里的传统疾病“血吸虫”和其他疾病,要不然就怪那次口渴得的。秋芬是我连财务(上海知青),那天晚饭后在寝室看见五班长倪志芳(南昌知青)一头闯了进来,他喝酒喝得神魂颠倒,说渴得难受,食堂门锁上了,见桌上脸盆里有水,不分青红皂白端起来咕嘟、咕嘟一口气喝完,秋芬拿他没办法,阻止都来不及。不一会儿连队赤脚医生(南昌知青)回来说,我脸盆里的洗脸水到哪去了?当她知道被喝了后笑着说:“那里的水是我洗过脸的”,一时间大家都传开了,整个连队都在笑他倪志芳傻。

    比起倪志芳来,老农李宝林喝得更绝。大热天为了避开中午太阳当头时段,我们都有午睡的机会,过后就安排政治学习,通常大家都在似醒非醒中进行读报。那天中午蔬菜班班长李宝林没有午睡,为了改善家庭生活拿着渔具捉鱼去了,刚回来就到了学习时间,匆忙中来到女寝室平常学习的场所,感到口渴得难受,见双人床下有个“脸盆”里有“茶”,拉出来、端起来就喝,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,李宝林一脸迷惑地说:“啯个茶西哩味道”?(南昌话:这茶什么味道?)引得蔬菜班哄堂大笑,大家笑得前仰后合。他以为那脸盆里是食堂端来的茶,为寝室里的女战友中午解渴的,其实,那脸盆是女同志用的洗脚盆,里面的水是什么水?我们鲤鱼洲人都知道。

    在鲤鱼洲口渴喝不干净水算不上艰苦,只是由于口渴引出的故事让人觉得辛酸,我想,鲤鱼洲人看后一定思绪万千,我们在那特定的年代,过着不一般的艰苦生活,现在重新提起有种遥远、苦涩的心情涌起。

 

新做边框样本+代码3 - 淡淡的薄雾 - 音樂紅茶館 小人国欢迎您!新做边框样本+代码3 - 淡淡的薄雾 - 音樂紅茶館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8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