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国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7连的米粉班  

2013-12-03 17:19:44|  分类: 原创知青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7连的米粉班 - 小人国 - 小人国博客
前排左起小人国、阿鹏头、大肚瘤,后排左起弟子、老侠客,蒲志高 
图片来源:弟子相册

 记得炒米粉吗?在上海好像难觅踪影,我却有幸吃到了。前两天在好友家里受到了“家”一般的招待,中午吃了还不过瘾,要求晚上继续再炒,还好朋友家还有存货,让我扎实地过了一把赢,那红得发亮的光彩,正是鲤鱼洲常吃的那种,不需要什么配料,只要把辣椒切成丝在炒的过程中放入就成,这么一说您一定流口水,一定想起了当年的滋味。我可是回上海后一直没有吃到过,但是那种记忆绝对不会忘的。

 说到米粉,想起了那时候17连的米粉班,也就是连队自己做米粉,这让我有幸见识了做米粉的全过程。米粉班的负责人是龚水春,还有朱腊根、龚平南、吴矮子、谢健根、叶人杰、叶云鹏等,篇头图片里多数人都在那个班里,至今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在他们中间一起照相。米粉好吃,做米粉却是个力气活,连队把米粉班安排在营房北面,那里有一个三开间的草房,正好旁边有口井,井水比河水洁净得多。他们每天很早起床干活,先开锅煮水,把昨晚沥干的水磨粉揉成团下锅煮,煮到半生不熟时捞起放入石臼,三个人“上车”,喊着号子把石臼里的粉打烂,最后把石臼里打得柔软的粉放在模子里,上面也有一个架子用来压榨,模子下正烧着一锅开水,压下来的米粉落到开水里烧熟挑起就可上架晾晒。干完这些,他们还要掏一缸米放水浸着(就是我们平时吃的早稻米),再把三天前浸下的已经发了酵有点酸臭气的米捞出来磨成粉,沥在米袋内,压上石头明天再用,有人来买米粉时,他们还要见票出货(买米粉的先到连队出纳处开票,才能来米粉班秤货)。

 记得那时候我连的米粉供不应求,附近各连都来购买,就连大堤那边的九团以外的农民都拿着扁担和绳索来我们这里求货,米粉用绳索一扎,扁担往中间一插挑起就可走人,很是方便。出锅后白色的米粉在太阳下摊开一会儿就晒干了,干了的米粉晶莹透明,一拗发脆般断裂就表明已经干透,可以捆扎入库。也有入不了库的,如果那天下雨,做出来的米粉没有那么大的地方晾晒,那就是我们的口福了,食堂的工作人员会做炒米粉或者汤米粉给我们吃,那时候的我们巴不得下雨,这也许就是苦中有乐吧!吃到米粉有一点让我迷惑至今未能明白,那就是从缸里捞出的水磨粉是酸臭味的,做出来就不臭也不酸了,非常神奇,吃到嘴里异常滑溜。

 1994年到云南吃过桥米线,感觉不就是我们常常吃的米粉嘛?只不过加了好多配料而已,当然好吃了,其实那东西是什么我心里有数,不多久那种过桥米线也来到上海,我家里人都爱那一口,我就是吃不出鲤鱼洲当年的米粉味道。在这里谢谢我的好友!2013/12/3下午。

 

小人国谢谢您的光临!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6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